365滚球盈利简单方法排行繁体
当前位置:百书吧 > 玄幻奇幻 > 浅笑嫣然山月明 > 第146章 再见了
浅笑嫣然山月明

《浅笑嫣然山月明》

下载本书添加书签

第146章 再见了

  就在我伤心欲绝的时候,外婆突然出了状况,病房里乱作一团。icu外的妈妈和舅舅急的团团转。我只好握着妈妈的手以示安慰。我都来不及回林浅嵘的消息。

  最终,外婆没有被抢救回来。好好的一个人,就这样没有了。我从未见妈妈哭的如此伤心过。我也无声地流着泪水,不知道是为了死去的外婆还是那死去的爱情。我不知道为外婆守夜出殡那些天,自己是怎么过来的。这段时间太难熬了,我很害怕,也很悲伤。当一切无法挽回,我只想和林浅嵘说说话。我很想他,即便是做不成爱人,我以朋友甚至普通同学的身份,和他说说话,总可以吧?他说的分手,我不想回复了。就当默认了吧!

  “外婆去世了,我的内心充满了恐惧和哀伤。你说分手,你说你办了婚宴,我不得不同意。那我们是不是还可以做朋友?”我打算编辑一条短信发给林浅嵘,找联系人才想起来,我的手机丢了以后,同学们的手机号我这里都没有了,包括林浅嵘。

  我也没有别人的qq号。我的这个qq里只有林浅嵘,还有一些因为讨论高考而添加的陌生人。那时候还没有qq群这一说,无从打听林浅嵘的手机号去。

  当我复制好短信息,准备粘贴到qq对话框里发给林浅嵘的时候,我发现,在好友栏里,已经找不到林浅嵘了。人呢?我被他删除好友了?还是双向删除?

  “嗯?这么绝情的吗?”我喃喃自语。然后突然冷笑一声。是啊,他就是这么绝情。不然,这么多天了,怎么会一条消息没有来,反而是删除了我呢?也许我悲伤绝望的这些天里,他正在跟那个女生你侬我侬吧!他们是被家长认可的,干什么都可以光明正大,这个年纪的男生,血气方刚,怎么会想到千里之外的旧人?

  我不知道怎么缓解自己内心的疼痛。我无法跟妈妈说这件事,因为她也处于悲伤之中,我不想让她再为我操心。白天,我可以装作没事人一样,跟新认识的小伙伴谈论高考,谈论未来,去逛街玩耍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才是最难熬的。眼泪啊,总是止不住的流。枕巾经常是被哭湿一大片。我以为听歌能缓解这种疼痛,奈何听歌更像是在伤口上撒盐一般。这时候,我也听不进去欢快的歌曲,能入耳的全是悲伤的情歌。每首歌里,都仿佛能听到我们的故事。我干脆把耳机藏起来。

  到了开学的日子,妈妈送我来北京。我拉着行李箱走进了大学的校门。这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。我希望这种新鲜能帮我忘记林浅嵘。可是……那广播站招新时排起的长龙,那艺术团招新时奏出的《红豆》,那些高个子的学长们,哪一个都会让我想起林浅嵘。

  宿舍里的姐妹们倒是比高中的时候热情多了,大家纷纷自报家门。可是,每当就寝时刻,大家都安静的不得了,只有各自手机短信来信息的声音。在得知能用电脑的消息后,我让妈妈打钱给我,和姐妹们一起去买了笔记本电脑回来。

  “你们知道校内网吗?快注册一个,也许能找到你的同学呢!小学初中高中没准儿都能找到!”宿舍老大号召大家注册校内网。

  我新奇地点开链接,发现这是一个实名的,带学校信息的交友网站。注册后,我第一个搜索的就是林浅嵘。然而,没有搜索结果。也许,他还不知道这个网站呢吧!没多久,就有很多同学加我,还真是小学中学大学同学统统都有。金浩斌也主动加了我。我这才知道,金浩斌在北京理工大学,离人大走路二十多分钟的距离。陆佳仁在北京外国语大学,离得也不远。

  我参加了许许多多的社团,有辩论,有健美操,有乐器,还参加了摄影协会,红楼梦爱好者交流会,台球协会,网球协会……凡是接收我的,我有那么一丢丢兴趣的,我都参加了。我每天有开不完的会,参加不完的社团活动,外加上上课上自习,天天累得倒头就睡。我觉得这样,就能彻底忘了林浅嵘。

  新办的北京移动可以绑定五个亲情号,每个月打电话不花钱。我毫不犹豫的想绑定林浅嵘,可是,却想起来,他已经不是我的那个他了。我绑定了爸爸,妈妈,王雨飞。还有两个名额不知道给谁。我本来就不是个爱说话的孩子,没有那种聊很久都不觉得累的朋友,我要绑定谁呢?既然金浩斌离得近,就他吧!还有一个名额,胡乱给了网球协会新认识的搭档,一个白白净净的男生。

  既然林浅嵘舍弃了我,我就认命吧!

  金浩斌经常约上我,和其他几个在北京的同学一起去逛街。北京城每条地铁线都有我们的身影。我也开始秉着不能白白浪费通话时长的态度,时不时给金浩斌打电话,聊些有的没的。他会跟我分享他们学校的趣事,理工男的情商,以及各种追求他的女生。我也会讲讲我们学校的课程,以后的打算,考研还是保研,要不要出国当交换生。

  通过校内网,高中班里建立了qq群,邀请大家入群。我一直在盯着林浅嵘的名字,可惜,他一直没有加入。我有时候想问问金浩斌,有没有林浅嵘最新的联系方式,可是总是欲言又止。

  对北京熟悉了一些以后,我曾一次次坐着地铁找到北京联合大学门口。我希望能看到林浅嵘的身影,哪怕是他已经被别人拥有,哪怕是他不愿见我。我只想远远看看他,就好。

  我常常逆着人群,搜索着每张面孔。可是,每一次给我的,都是盼不到的失落。我一会儿觉得要不就这么放下吧,一会儿转眼就想,哪怕老天只赏赐给我一眼的机会呢?

  我真的好想他……我的少年,在他十八岁那年,悄无声息的把自己留在了昨天,没有和我说再见。我再也触不到他的脸,再也拥不进他的怀抱,再也靠不到他的肩……

  渐渐的,我喜欢上了听歌。晚上下了自习后,我会在宿舍公放着歌曲,听舍友们唠嗑。音乐这个东西,开心时入耳,难过时入心。每首歌,都在蹂躏着我的伤口,而我,却变态一样的喜欢上了这种感觉。我希望在这种虐心的状态中找到治疗失恋的灵丹妙药。每当水木年华的那首《再见了最爱的人》,前奏一响起,我的眼泪就直流。当那句“吹起那忧伤的布鲁斯”婉转唱起时,心就像失重了一般,一点一点往下坠,一点一点揪着疼。是啊,再见了,我最爱的人啊,你是我静静离去的一扇门!

  一年过去了,我还是没有忘记他。

  两年过去了,我依然没有忘记他。

  果然如妈妈所说,大学这两年,我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城市。爸爸一家三口住北京,妈妈也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。我小假去看爸爸,寒暑假去看妈妈,其他长假和同学们出去采风玩耍,时间被安排的满满的,就是不愿挤出一些去一趟那个小城。那里,有我始终不愿触碰的记忆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