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滚球盈利简单方法排行繁体
当前位置:百书吧 > 玄幻奇幻 > 赤羽越云川 > 第一百四十九章 谁敢杀她
赤羽越云川

《赤羽越云川》

下载本书添加书签

第一百四十九章 谁敢杀她

  众人失声惊喊着尹川,却见长空之中,尹川没有持剑,神情自若飘然而上,他伸开双臂,墨发飞舞,抬眼望着无际的苍穹,“苍天在上,我尹川有守护火云和赤羽的使命,就有替他们受劫的责任,剩下劫数由我尹川来接,绝不抵抗。”说罢迎上那道从天而降的一阵霹雳罡雷。

  “尹川——”

  “尹川大哥——”

  “子翼星——”

  一阵轰天炸响,大地惊颤之后,万籁俱寂。

  半山中的穆紫彦他们,丹都城里跪着的百官和百姓们,章水河畔的难民和救灾的萧沐冲大军,他们只看到了一线天光下,尹川一袭白色身影仰面落下,飘然无声。

  山顶的罡风骤然消失,那一线的天光渐渐散开,栖霞山顶,不,丹都,整个赤方天空飞雪消失,寒气渐退,天空变成了一片湛蓝,抬头仰望天宇的人们竟然看到了那夜空中闪烁的星光。

  “雪停了,停了,娘亲,”章水河岸难民营里小女孩摇着生了病的母亲,开心地喊道。

  “赤方有救了。”司马丞相担忧地看着栖霞山,眼里流出了滚热的泪水。

  “火云万岁,赤羽万岁。”百姓们欢呼起来,相识的,不相识的,互相拥抱着,拉着手,欣喜地奔走相告,虔诚地为栖霞山上的人祈福。

  只有一直站立在楼阁上的招幽却冷冷地笑着“哼哼,万岁?”

  “尹川,”萧沐冲忍着疼痛,飞身接住了掉落那一片翠绿的梧桐树上的尹川,“你怎样了,为何要如此?”

  却见尹川唇角流着鲜血,胸前衣衫划开了数到血痕,却神情安然地笑着说“你难道没听说历了天劫,修为会大增,如此良机,怎可让你一人占了。”说罢,他咳嗽了一番,却自己捂着胸口站起了身。又是胸前的铃铛救了他,这两颗铃铛到底从何而来,有何特别。

  “我说的不是这个。”萧沐冲皱起眉头,也挣扎着站了起来,眼前天光清朗,看来慈清做到了,不会再有什么罡雷落下,不然尹川你那般不抵抗地以血肉之躯扛那些天雷,早就化为灰烬了。

  “为何不抵抗,你为何有守护赤羽和火云的使命,你,不是子翼星么。”

  尹川收起铃铛,看着萧沐冲回答道“火云,过刚则断过顺则束,人生天地之间,若要逆命,先要畏命。”

  至于另一个问题,他没有直接回答萧沐冲,即便他只是子翼星,不是阏逢星,为了彦儿,他也会这么做的。

  “畏命?”萧沐冲重复了一遍尹川的话,他这个自幼修佛悟禅的人,是要说,他萧沐冲要敬畏天命么。

  “萧沐冲,尹川大哥。”穆紫彦跟修凡他们看得山巅罡风散去,已经飞快上得上顶,看到两人能够站在那里,她很是开心,但看到二人身上的伤痕,她又很是担忧,目光在二人身上关切地查探着,却不知该先问谁,最终问道“你们怎样了?”

  “无妨。”

  “无妨。”

  二人齐齐回答后,竟然相视一笑,身上有多疼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  “穆紫彦,你夫君我体格健壮,这些许罡雷算得什么。”萧沐冲看着穆紫彦为自己担心,站直了身子,拍了拍自己的胸膛,继续对穆紫彦笑着说道“你尹川大哥更是英勇,硬是徒手吓走了那帮降雷的神仙,瞧瞧他,”他边说便拍了拍尹川的胸口,“再来几十个雷也无妨。”——让你不说实话,还增长修为?。

  尹川“嗯——”地闷哼了一声,穆紫彦见了顿时急恼,“萧沐冲,你没看见尹川大哥胸口有伤吗?”说着一把拉开萧沐冲,挡在了尹川面前,“还有,你为何偷了我的劫符,为何知道有天雷。”

  萧沐冲被她这一拉,顿觉胳膊快散落了般撕裂,人也摇晃了一番,心想,到底谁是你夫君,修凡看了急忙想上前扶他,却被他摆手阻止了。“丫头,你就这么对你夫君我的?咳嗯,这天上神仙说话也不能全信的,也就你这个丫头蠢,让你怎么做,就怎么做。”

  穆紫彦岂会没看见他的神态,心里也蓦地心疼起来,却又想着,他既然要当英雄,不想在他们面前显出狼狈的姿态,她为何要戳破。“你又胡说,定是你说了什么违逆不道的话,惹了神明。”

  “好的,我不说,你们好吵,”萧沐冲脸色惨白,感觉自己已经支撑不住,“小爷我想安静地睡一会儿,我还要”说完收起了火云剑,人便倒了下去。

  穆紫彦接住他,随他一起坐到了地上,抱着他沾满血渍的身体,摸着他倔强惨白的脸颊,摇晃着喊着他的名字。“萧沐冲,萧沐冲”

  “彦儿,他是真睡着了,”尹川在穆紫彦身后轻轻拍了她的肩膀,“将他交给我吧,你们守着山顶,一个时辰后便好。”说完他坐下身来,挥掌扶起萧沐冲,二人盘膝而坐,星光下纷纷入梦,修凡看到尹川的神情和姿态,隐约觉得很是熟悉,却一时想不起来。

  火云梦境里,萧沐冲望着碧波荡漾的银川河,看着远处的琼楼玉宇,觉得这景色很是熟悉,他诧异地问带他来的尹川,“尹川,这是何处,为何如此熟悉。”

  “我也不知,我也觉得很是熟悉,只是每次受伤便会来此疗伤,你也试试。”说着人率先步入了银川河水中。

  萧沐冲见尹川坐入河水进入禅定,有些不信,蹲下身来蘸水洗了洗手,却不知为何,他感觉自己小的时候,不,甚至是千百年前,就在这河里洗过手、洗过脚一般,那水甚是清凉,洗着洗着,渐渐地手上的疼痛也减少了许多。

  萧沐冲很是欣喜,便也盘膝闭眼坐到了水里,任水波荡漾,在周身的伤口轻轻地洗涤,人也感觉轻松舒缓了许多。

  “丁铃铃——”水波在尹川胸前摇晃,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,萧沐冲耳畔忽然响起了两个孩童清脆的笑声。

  “和哈哈,哥哥,你等等我,”

  “小江,快点,我们到河里洗洗脚”

  “哥哥,你的铃铛比我的响,我要跟你换。”

  “好的,哎呀,掉水里了。”

  “小江,哥哥什么都愿意让你,但她不行,”

  “那我们便一决胜负。”

  “我毁了人间也不会让他如愿。”

  “我会在人间等你。”

  萧沐冲眼睛蓦地睁开,四下没有一个孩子的身影,明明才闭上眼睛,却像做梦一般,那梦里的哥哥似乎是自己,但那小唤他哥哥的小江是谁。那个抱着一个男子在烈火中焚烧,默默流泪的女子是谁。

  他回身看了看,河岸上银沙平铺,头上星光璀璨,周围一片安静,他见尹川依旧禅坐未动,萧沐冲又闭上眼睛,不再多思。

  “大龙,今日怎有空在此”

  “尹川,你要不惜一切,救火云,不惜一切。”

  “尹川是阏逢星,自然会守护他”

  “不,要救他们”

  “如何救”

  尹川伤早已痊愈,却被大龙唤去说了许多,他一直不知道大龙是谁,为何要训练他,从他会做梦起就会训练他,还有那只鸟,许久未见,今日却飞来对他说了许久的话。

  栖凤山顶,修凡注视着禅定的二人,忽然恍然大悟,脱口而出“大龙,不,火云境。”难怪看尹川的身影那么熟悉,原来在火云境里见过他盘膝而坐的背影,也是一袭白衣,墨发如瀑。只是没有见到他的正面。他心里惊奇,原来尹川竟然是,竟然是他们的阏逢星。

  “修凡,你在说什么。”穆紫彦听修凡的话有些奇怪,不禁转身身问他。她看着盘膝而坐的两人,尹川还好,神情自然,但萧沐冲身上的伤太多了,他脸色却不轻松,像在做一场噩梦一般,令她担忧。

  听着穆紫彦问话,修凡这才正式看了一眼穆紫彦,从东滩营的小冷兄弟到冷冰凝到眼前真正的穆紫彦,他第一次见她的真面目,第一次见她一身子装扮,曾经他还大胆地想过,倘若萧沐冲不得不娶慕容玉娇,那么就算踏破千山万水,他也要寻到那聋哑的丫头,护她一生,看来,但看到穆紫彦手持赤羽剑站在眼前,他自嘲地笑了一笑。

  “啊,我是说他们进入梦境做梦了,”三言两语也说不清,修凡一如往昔朗声笑起打个哈哈。

  他心里乐呵,既然火云和赤羽的老大是同一个人,那么大家还有什么担忧的,火云军赤羽永远不会拔剑相向的,心里想着,脸上不自觉地乐呵起来。他也是上次从阳华山回来后,睡了数日误打误撞,才知道受了伤去火云境里可以疗伤的。“等他们醒来,便会恢复的。”

  “哼哼哼,他们还有机会醒么。”山崖之后一阵冷风吹来,天璇一身银色的身影随着他幽冷的声音一起飘向了山顶,与此同时,几道冷冽的银光“噌——”地一声划破刚刚寂静下来的长空。

  穆紫彦第一反应便是跟修凡他们一起,即刻现出自己的赤羽剑,迎接上那急速袭来的剑光,继而转身望去,那幽冷的声音主人竟然是跟天权一般衣着发色的北桑人,随即想到了东岳大营里,萧沐冲受伤被天权袭击的情形,穆紫彦心道现在萧沐冲和尹川都在疗伤,怎能被他干扰。

  于是不等那人在山崖站立,穆紫彦便翻身跃起,长剑果断地挥向天璇,剑光如晓日破云,凌厉的锋芒不仅令天璇吃惊,更令修凡白光等人不禁侧目看了她一眼。

  “好厉害的修为,这一世的赤羽倒是有长进。”天璇心里暗道。

  然而剑光波及处,天璇银色长衫不动如山,那夹杂着稍纵即逝的惊艳的蓝色眼底,竟然是嘲弄一般地笑容。

  穆紫彦忽觉不妙,顺着那笑容望去,玄实被人用一把纯黑色的剑抵着脖颈,自天璇身后走了出来,目光焦急地看着穆紫彦去不说一句话。

  “师父。”穆紫彦惊慌,即刻收回了剑势。

  “招幽!”在北桑见过招幽的白光一眼看到劫持玄实的人。

  “哼,我说火云为何忽然全面进攻我北桑,却不想原来玩的是这个把戏。”天璇孤傲的声音响起,声音冷幽幽在群山之中回荡,似乎在嘲笑世间万物不及他的智慧与机敏,“火云,子翼星为赤羽凤凰双双受劫,啧啧,真令人感动。”

  “站住,”穆紫彦看着天璇招幽二人抵着玄实慢慢逼近过来,将剑指向天璇冷声说道。“不管你是谁,放了我师父。”

  天璇目光扫视了一圈严正以待的白光和修凡他们,鄙视了一眼,转身看向穆紫彦,眸光看着穆紫彦的脸盘,听着她说话的声音和神情“啧啧,真是像呢。”

  众人不明所以,就连招幽也不明白他说像什么,莫非说穆紫彦像慕容予。但天璇那感叹的目光不像在回忆慕容予,倒像回忆一个一千多年没有见面的故人。

  “噌——”地一声,白光飞出金翎击向天璇和招幽,他可管不得玄实太多,保护穆紫彦才是他最该做得事,眼看着天璇逼向他们,看着天璇的目光,他总觉得天璇志不在萧沐冲和尹川,他们一直惦记着的还是穆紫彦。

  “师父!白光住手。”穆紫彦大惊,因为那金翎正不偏不倚被天璇避开回闪,飞向了被招幽挡在身前的玄实,“咻”地一声在玄实脖颈处割开一道伤口。

  “嗯——”男子因疼痛而发出的闷哼声响起,却不是玄实的,而是一旁刚刚还临立如仙的天璇,众人疑惑,刚刚穆紫彦的剑明显没有伤到他,而尹川和萧沐冲依然闭目盘膝坐在梧桐树下。何人出手伤了他?

  “哼,天璇,你忙着来赤方做客,却不知袁彬他们忙着去你的桑榆岭喝茶吧。”修凡见天璇模样,心下猜想,定是他的桑榆岭给了他预警。

  天璇很快恢复了镇定,没有回答修凡,倒是看了一眼穆紫彦,冷笑道“即便火云军突破了北桑军,不怕死地攻上了七个玄冰,没有赤羽凤凰,他们也毁不了那玄冰。不如我带你去帮他们一番如何?”说罢,快速闪向穆紫彦,伸手便去抓她的衣襟。

  穆紫彦闪身躲避,天璇的手同时被另一只手抓住,萧沐冲不知何时已经醒来,挡在了穆紫彦身前,与天璇面对面站立,虽然衣衫破裂与天璇一袭长衫形成鲜明对比,虽然天璇还高他半头,但他眼里露出神佛不惧的轻蔑和杀气。“有我火云在,谁敢伤她?”

  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